5.如何冥想 《冥想》

  1. 很多人對“冥想(visualize)”這個詞究竟是什麼意思頗感疑惑。有些人在閉上眼睛想要冥想的時候,為沒有在腦海中“看到”一幅畫麵或意象而擔心。有些人在第一次嚐試冥想的時候,他們會覺得“什麼也沒發生”。通常,這種情況的發生是因為他們太過用力而妨礙了冥想。他們或許覺得應該有一種“正確的方法”來做冥想,而他們自己的經驗是不正確的或不恰當的。如果你就是這樣感覺的,那你必須停止擔心,放鬆下來,接納一切自然發生的狀況。
    不要被“冥想”這個詞迷惑了。在腦海中看到某個意象並不是必要的。有些人說他們閉上眼睛的時候看到了非常清晰的畫麵。另一些人實際上沒有“看到”任何東西;他們用的是感覺,或者他們隻是“念想”,這也很好。有些人更多是視覺型的,有些人是聽覺型的,另一些人則是感覺型的。我們所有人都一直在

    運用我們的想象——不這樣是不可能的,所以不管發現自己在冥
    想時發生什麼,都沒有問題,都很好。如果你還是不確定冥想的意思,那就仔細閱讀這些練習,然
    後閉上眼睛,看看會出現什麼情況:
    閉上眼睛,深深地放鬆。默想某個熟悉的房間,例如你的臥室或客廳。回想它的某些細節,例如,地毯的顏色、家具的布局、光線的明暗等。想象你自己走進房間,在一個舒適的椅子、沙發或床上坐下或者躺下。
    此時你可以回憶最近幾天某些愉快的體驗,尤其是那些跟身體感覺有關的體驗,例如,一頓美餐,一次按摩,在涼水中的一次遊泳。盡可能栩栩如生地回憶這些體驗,從中再次體味這些愉快的感受。
    接著設想你身處某個田園風光的鄉村背景中,或者躺在鬆軟的草坪上,或者漫步在美麗而繁茂的森林中。它可以是某個你去過的地方,也可以是某個你向往的地方。默想那些細節,並以你喜歡的方式創造那些細節。
    不論你通過什麼方式將這些景致帶入腦海,這一過程都可以被稱作“冥想”。
    事實上,冥想有兩種不同的模式。一種是接受型的,一種是積極型的。在接受型模式下,我們隻需放鬆,允許意象或印象進入腦海,而對細節不做任何選擇。而在積極型模式下,我們會有意識地選擇和創造我們希望看到或想象的事物。這兩種模式都是冥想的重要組成部分。通過實踐,你的接受型和積極型的冥想能力都會得到提升。



    ◆ 冥想的特殊問題

    有時候一個人會完全人為地阻礙其冥想或想象的能力,他隻感覺自己“就是做不到”。這一類的阻礙往往出自恐懼,如果當事人有願望去解決這個問題,它是可以被疏通的。
    一個人阻礙自己運用冥想的能力,通常是出自害怕麵對向內看時看到心中未被認可的感受和情感。
    例如,在我開設的課程班上有一位男士一直無法做冥想,總是在靜坐的時候睡著。結果發現他曾經在冥想中經曆過一次深刻的情感體驗,他害怕自己會在眾人麵前情緒失控而遭遇尷尬。

    我的一個女客戶也有冥想困難,直到她接受了心理治療才能夠逐漸麵對、接觸和體驗自童年起一直深埋心底的痛楚情結,從而消除了她在冥想上的障礙。
    事實真相是:我們內心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傷害我們;正因為我們害怕去體驗自己的情感,我們才會陷入困境而無法動彈。
    如果在靜坐中發生任何不尋常的或出乎意料的情況,最好的辦法就是正視它,與之相處,並盡可能地體驗它,到最後你會發現它對你不再具有任何負麵的影響。我們的恐懼來自那些我們不願去麵對的事情。一旦我們願意深入細致地去審查這一恐懼的源頭,它就失去了對你的製約力。如果我們實在難以應付,找一個好的谘詢師或治療師是非常管用的辦法,他們會幫助我們去接受和表達自己的情感。假如我們在生活中遭遇過很多痛苦或創傷,這一點顯得尤其重要。
    幸運的是,冥想上的問題相對而言是很少見的。通常的情況下,冥想會自然地出現,而且,你越多實踐它,它就變得越容易。如果你在冥想方麵有困難,你可以考慮運用更為容易也更為有效的言語肯定法(詳見後麵的章節)。

    以上內容來自2012年出版的《冥想》,中國城市出版社授權,需轉載請聯係出版社
    xinbo(ENTJ) 發表於 2016-08-08 修改回複喜歡(0)
    • 心理成長2012-03-23
      很多人對“冥想(visualize)”這個詞究竟是什麼意思頗感疑惑。有些人在閉上眼睛想要冥想的時候,為沒有在腦海中“看到”一幅畫麵或意象而擔心。有些人在第一次嚐試冥想的時候,他們會覺得“什麼也沒發生”。通常,這種情況的發生是因為他們太過用力而妨礙了冥想。他們或許覺得應該有一種“正確的方法”來做冥想,而他們自己的經驗是不正確的或不恰當的。如果你就是這樣感覺的,那你必須停止擔心,放鬆下來,接納一切自然發生的狀況。

      不要被“冥想”這個詞迷惑了。在腦海中看到某個意象並不是必要的。有些人說他們閉上眼睛的時候看到了非常清晰的畫麵。另一些人實際上沒有“看到”任何東西;他們用的是感覺,或者他們隻是“念想”,這也很好。有些人更多是視覺型的,有些人是聽覺型的,另一些人則是感覺型的。我們所有人都一直在



      運用我們的想象——不這樣是不可能的,所以不管發現自己在冥

      想時發生什麼,都沒有問題,都很好。如果你還是不確定冥想的意思,那就仔細閱讀這些練習,然

      後閉上眼睛,看看會出現什麼情況:

      閉上眼睛,深深地放鬆。默想某個熟悉的房間,例如你的臥室或客廳。回想它的某些細節,例如,地毯的顏色、家具的布局、光線的明暗等。想象你自己走進房間,在一個舒適的椅子、沙發或床上坐下或者躺下。

      此時你可以回憶最近幾天某些愉快的體驗,尤其是那些跟身體感覺有關的體驗,例如,一頓美餐,一次按摩,在涼水中的一次遊泳。盡可能栩栩如生地回憶這些體驗,從中再次體味這些愉快的感受。

      接著設想你身處某個田園風光的鄉村背景中,或者躺在鬆軟的草坪上,或者漫步在美麗而繁茂的森林中。它可以是某個你去過的地方,也可以是某個你向往的地方。默想那些細節,並以你喜歡的方式創造那些細節。

      不論你通過什麼方式將這些景致帶入腦海,這一過程都可以被稱作“冥想”。

      事實上,冥想有兩種不同的模式。一種是接受型的,一種是積極型的。在接受型模式下,我們隻需放鬆,允許意象或印象進入腦海,而對細節不做任何選擇。而在積極型模式下,我們會有意識地選擇和創造我們希望看到或想象的事物。這兩種模式都是冥想的重要組成部分。通過實踐,你的接受型和積極型的冥想能力都會得到提升。







      ◆ 冥想的特殊問題



      有時候一個人會完全人為地阻礙其冥想或想象的能力,他隻感覺自己“就是做不到”。這一類的阻礙往往出自恐懼,如果當事人有願望去解決這個問題,它是可以被疏通的。

      一個人阻礙自己運用冥想的能力,通常是出自害怕麵對向內看時看到心中未被認可的感受和情感。

      例如,在我開設的課程班上有一位男士一直無法做冥想,總是在靜坐的時候睡著。結果發現他曾經在冥想中經曆過一次深刻的情感體驗,他害怕自己會在眾人麵前情緒失控而遭遇尷尬。



      我的一個女客戶也有冥想困難,直到她接受了心理治療才能夠逐漸麵對、接觸和體驗自童年起一直深埋心底的痛楚情結,從而消除了她在冥想上的障礙。

      事實真相是:我們內心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傷害我們;正因為我們害怕去體驗自己的情感,我們才會陷入困境而無法動彈。

      如果在靜坐中發生任何不尋常的或出乎意料的情況,最好的辦法就是正視它,與之相處,並盡可能地體驗它,到最後你會發現它對你不再具有任何負麵的影響。我們的恐懼來自那些我們不願去麵對的事情。一旦我們願意深入細致地去審查這一恐懼的源頭,它就失去了對你的製約力。如果我們實在難以應付,找一個好的谘詢師或治療師是非常管用的辦法,他們會幫助我們去接受和表達自己的情感。假如我們在生活中遭遇過很多痛苦或創傷,這一點顯得尤其重要。

      幸運的是,冥想上的問題相對而言是很少見的。通常的情況下,冥想會自然地出現,而且,你越多實踐它,它就變得越容易。如果你在冥想方麵有困難,你可以考慮運用更為容易也更為有效的言語肯定法(詳見後麵的章節)。



      以上內容來自2012年出版的《冥想》,中國城市出版社授權,需轉載請聯係出版社

      刪除回複@TA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