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到樹洞裏有個身影,好像是在求安慰

  1. 上大學幾個月第一次在宿舍這麼晚還不睡。想小姑娘。挺好,還是覺得不打擾最好。把高中告白牆翻到高考那天了,沒找到一張照片。唯一一張高一的分班照不在這手機上。現在的我是三十六歲飛機降落在草坪上的人,遺忘的潮水淹沒我。因為毫無交集,毫不了解,所以也不能奢求太多。也許近在咫尺,也許千裏之遙,當我在這裏躺著,喉嚨發炎,咳嗽不止的時候,虛無的思念居然比病痛更纏人。我看低我的成績,我的專業水平,我的品格,但我會一直把她放在雲尖上。她自己的小姑娘,身形像隱在光中,柔和得像月光像風。我在看琉璃的時候,看玻璃的時候,看那些泡沫一樣的濾食生物的時候,從我貧瘠的知識裏搜刮詞藻來形容你。一場大夢,恰好有點鬧心。我的懷疑,我的抑鬱,我的仇恨和閉塞。能走出來嗎?能活下去嗎?希望她在哪裏能夠那樣溫柔地笑著像天使一樣生活。隻要她一笑,我就不會急著走。我就會再待久一點。再慢慢忘記。還是想成為能夠勇敢交朋友的優秀的人啊,而不是在這裏生病。早點醒,早點吃藥,早點振作起來。真奇怪,這時候我想她是這麼舒服的一件事,我是說,這麼放鬆。因為我什麼都想不起來,我沒力氣想了。我隻想能好好睡一覺,再去問問別的讓我勞累的事。真奇怪,雖然很痛苦,但想到她我真的,不那麼想急著走。
    鼓勵(14) 但是你聽不出是誰的聲音。。。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