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問你是誰,請勇敢去麵對

  1. 有心事:

    開心事:

    許願樹:
    • 安卓:
      以前總是渴望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也照著父母的要求做事 但是我依然有著自己的主見 我很慶幸我是個有主見的人 因為我可以為自己的未來做打算 對我來說如果沒有主見會讓我驚慌失措 但同時我也為我自己的人際關係不好感到擔憂 我以前為了他人輕易改變自己以討好他們 不過我之後也發現這是不妥的 所以我不再這麼做 我以真實麵目麵對他們 但他們又不喜歡我 我知道自己不討喜 但是我不會因為任何人而改變我自己 因為我是我 他們是他們 既然不對盤 那麼我也沒法了 我總不能讓全世界的人都喜歡我吧 可我還是渴望擁有一份真摯的友情 雖然我現在朋友不多 但是我很珍惜他們 就算他們不把我當成很要好的朋友 我也知足了 我的個性比較固執 覺得對的事情就要堅持到底 很多人對我的性格不滿 因為我會給他們講道理 我其實一點也不想跟他們廢話 隻是覺得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哪怕他們不聽 我也是要說說 說不定有用處呢 我隻是不想讓別人和自己抱憾終身罷了
      現在的我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 那些不重要的事情被我拋到腦後去了 因為它們已經不及我要做的事情了 雖然渴望愛情 但是如果愛情與我無緣 那我也沒法 況且年齡還小的我還沒走過這世間的各各角落和經曆許多刻骨銘心的事情 哪還能想這些呢 所以啊 一切不過是庸人自擾罷了
      02:39(0)鼓勵(0)

    • 蒙麵人:
      感覺好孤獨,但是身邊沒有適合交往的人
      11-15 21:42(3)鼓勵(2)

    • 蒙麵人:
      會這樣一直冷漠下去嗎?感受不到任何的愛
      11-14 21:46(2)鼓勵(1)

    • 蒙麵人:
      為什麼我永遠看起來都這麼他媽的孤獨?不被接納,不被認同,幾年來的朋友都隻有一個。孤獨還是源於我的幻想吧,明知道他不喜歡我卻還是這樣臆想了這麼多年。好了,現在我也徹底死心了。但當我真正回到真實的生活中時,真正的孤獨就開始了。現在的我,一無所有,我什麼時候才能學會接納自己呢
      11-14 21:41(1)鼓勵(4)

    • 蒙麵人:
      不知為何,從上一段走出來後久久不想談,但最近需要另一半的親密關係的想法越發強烈,我挺外向的,可惜在師範大學同時感覺除了初戀沒有遇到第二個讓我心動之人,男生都玩成了哥們,我想要戀人
      11-13 23:51(0)鼓勵(3)

    • 蒙麵人:
      壯士斷腕
      11-12 01:03(0)鼓勵(0)

    • 蒙麵人:
      痛苦 孤獨 寂寞 難受 糾結 左右搖擺
      11-11 21:29(0)鼓勵(2)

    • 蒙麵人:
      我很痛苦 難受 糾結 我想撲到你懷裏大哭 哪怕什麼事都沒發生 相處很好 我覺得危機四伏 藏在美好的表象下麵 不知道哪天就會冒出來攻擊我 我不安 焦慮 實在的美好感已經不複存在 最初的美好已經不再 我過不去這個坎了 可能我們已經回不去了
      11-11 13:13(0)鼓勵(4)

    • 君心可晴:
      我是一個gay,不喜歡女生,現在28歲了,父母一直催婚,但是我又不能掩藏自己去騙女生結婚,這是道德底線了,也不能喝父母出櫃,昨天目前和我說了好多,她哭了,我也在電話這頭哭的很厲害,父親知道我不想結婚很暴躁,他說不結婚他的臉往哪擱,我不知道怎麼辦了,我現在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
      11-11 09:33(3)鼓勵(13)

    • 蒙麵人:
      阿爾茲海默第3個月,平複著,傷痛著。
      突然不想透支信用卡了,突然不想再吃晚餐,
      突然明白,我若離開,無人盛放。
      喝了蛋白粉和抗衰藥。
      疼痛,不知道我還能堅持多久
      11-10 21:27(2)鼓勵(11)

    • 蒙麵人:
      哇 我好喜歡她呀
      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喜歡女孩子
      可現在真的每天隻想和她談戀愛
      11-10 14:02(0)鼓勵(7)

    • 蒙麵人:
      皇上不急太監急
      11-09 20:04(0)鼓勵(2)

    • 蒙麵人:
      我願意信任我自己,我願意信任宇宙,我願意相信會出現奇跡。
      11-08 22:57(2)鼓勵(9)

    • 蒙麵人:
      比起堅持,放棄好像更輕鬆,我快撐不住了,太累了 ​​​
      11-08 22:05(1)鼓勵(4)

    • 蒙麵人:
      不知道 我總感覺我們之間心有靈犀 很多事情好像不用說就會懂 是個很難得的特別的朋友 但也明確知道不適合一起生活 所以對你充滿了祝福 希望你能有很好的人生。
      11-08 17:17(0)鼓勵(5)

    • 蒙麵人:
      無可奈何花落去
      11-08 15:30(0)鼓勵(2)

    • 蒙麵人:
      我們的財務經理就是個傻逼,每天上班劃水打卡,把工作都分給下屬,自己幹一點就天天BB,去你麻痹的傻逼,趕緊去死吧,這樣的傻逼領導
      11-08 09:53(0)鼓勵(1)

    • 蒙麵人:
      分手吧分手吧分手吧
      11-08 00:26(0)鼓勵(0)

    • 蒙麵人:
      [色]
      11-07 15:54(0)鼓勵(0)

    • 蒙麵人:
      [發呆]
      11-07 15:29(1)鼓勵(0)

    • 蒙麵人:
      [發呆]
      11-07 15:28(0)鼓勵(0)

    • 蒙麵人:
      上大學幾個月第一次在宿舍這麼晚還不睡。想小姑娘。挺好,還是覺得不打擾最好。把高中告白牆翻到高考那天了,沒找到一張照片。唯一一張高一的分班照不在這手機上。現在的我是三十六歲飛機降落在草坪上的人,遺忘的潮水淹沒我。因為毫無交集,毫不了解,所以也不能奢求太多。也許近在咫尺,也許千裏之遙,當我在這裏躺著,喉嚨發炎,咳嗽不止的時候,虛無的思念居然比病痛更纏人。我看低我的成績,我的專業水平,我的品格,但我會一直把她放在雲尖上。她自己的小姑娘,身形像隱在光中,柔和得像月光像風。我在看琉璃的時候,看玻璃的時候,看那些泡沫一樣的濾食生物的時候,從我貧瘠的知識裏搜刮詞藻來形容你。一場大夢,恰好有點鬧心。我的懷疑,我的抑鬱,我的仇恨和閉塞。能走出來嗎?能活下去嗎?希望她在哪裏能夠那樣溫柔地笑著像天使一樣生活。隻要她一笑,我就不會急著走。我就會再待久一點。再慢慢忘記。還是想成為能夠勇敢交朋友的優秀的人啊,而不是在這裏生病。早點醒,早點吃藥,早點振作起來。真奇怪,這時候我想她是這麼舒服的一件事,我是說,這麼放鬆。因為我什麼都想不起來,我沒力氣想了。我隻想能好好睡一覺,再去問問別的讓我勞累的事。真奇怪,雖然很痛苦,但想到她我真的,不那麼想急著走。
      11-07 02:40(0)鼓勵(14)

    • 蒙麵人:
      不知道為什麼,就兩天沒有和她微信聊天,感覺好像好久好久都沒和她聊天一樣,很想和她聊天,但是想想自己是不是自作多情,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了。
      11-06 22:11(0)鼓勵(3)

    • 蒙麵人:
      我二十天前度過了二十歲生日,二十年裏,有十二年我浸泡在爭吵聲裏。在這十二年裏,有十年過著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日子。
      我曾經撿到過一隻小土狗,隆冬臘月間的晚上,他坐在我家門口哀叫著,我把他撿進來,用饅頭合著澱粉腸勾出的糊糊救了他的命,我以為自己得到了一個能一直陪伴我的朋友。
      我想一直養著他,後來卻隻能送走,因為給人的稀薄口糧裏早已勻不出他的夥食。
      高考不理想,我看清了自己的平庸。分數夠不上我喜歡的專業,但我沒選擇複讀,因為我要早點工作,減輕家裏的經濟負擔。
      我沒想到在大學裏能找到我愛的人,更沒想到她也能愛我。但我清楚我隻是泛泛之輩,我很難給她物質豐富的生活,這給我本已不輕鬆的擔子上又加上了一層壓力,雖然我甘之如飴,但壓力還是壓力,責任帶來的,他不因個人的看法而加重或變輕。
      決定在閑暇之餘繼續發展我真心喜歡的英語,但英語人才市場早已過飽和,平庸的我似乎已注定在這個領域做不出成績。當初選報的時候沒想到,現有的專業居然那麼冷門,畢業即失業似乎已成注定。
      回頭想想過去,再往前看想想未來,我覺得好累。未來在哪裏?我看不清出路,看不到翻身的可能,我隻會是個薪奴,一輩子沒有自己的生活,為了長輩而活,為了愛人而活,為了後代而活,唯獨不可能為自己而活。我已看清我走的路通向哪裏,他通向一潭死水,一片無生命的沙漠。沉悶是主旋律,再加上空洞和無趣,構成一首讓我唱著進棺材的歌。我二十歲,但我看到了我三十歲的樣子,四十歲,五十歲,六十歲的樣子,沒人按著我的腦袋逼我走這條路,但又好像人人都在逼著我走上這條路。我有什麼辦法呢?我痛恨自己的平庸,但是又無能為力。就好像兩隻腳伸伸紮進泥潭裏,越是絕望的想要拔出來,越是要陷下去。每天生活就像走鋼絲一樣,不斷的把想死的念頭,用“你會讓愛你的人失望的”這種理由壓下去。人的生命是否隻屬於自己?還是說人的一生都是在不斷的還債?我放棄我的愛好,我的個性,隻為了我在乎的人,我認為很重要的人,這樣是否值得?
      崩潰的大哭越來越頻繁,這不符合我一直以來的形象。
      那個機器人似的,冷漠的,克己的,逐利的我。
      好累啊,好累啊,我好累啊。
      11-06 00:25(8)鼓勵(12)

    上一頁下一頁
返回頂部